您现在的位置:济南德安贸易有限公司 > 瑞博国际 > 正文

起初他大义凛然,以韩愈范仲淹自诩,最终被铸

发布时间:2017-10-08 点击数:

宋徽宗政和五年,他考中了进士,成为密州的州学教授,任内才行卓异,不久就被提拔为太学学正(国立中央大学副教授),让球胜平负

靖康元年,金兵大举进攻,宋廷乞和,答应割让燕山、太原、河间三镇给金国。他不顾位卑言轻,呈上奏章力陈不可。

宋钦宗召集百官在延和殿讨论,有70多位大臣主张割地求和,他和另外35人终持异议。皇帝嘉许他凛然大义,让他担任御史台(监察部)的长官。

靖康二年,汴京失陷于金人之手,宋徽宗和宋钦宗父子被掳至金营,金人决定立张邦昌做中原的皇帝。

他不畏金人斧钺之威,挺身而出,为赵宋缓颊。他义正辞严地说道:“我深受国家大恩,惭愧无以为报。如果你们非要改易国号,我将尽死以辩。

宋朝基业自太祖至今,已有170余年。德泽久长,前所未有。怎么能用汴京一城的得失来决定王朝的兴废?

过去,西汉为王莽篡夺,光武帝却能中兴;东汉的命脉被曹魏断绝,刘备仍在蜀地复辟;唐被朱温倾覆,李克用还要按照李唐的世系继承。

如果非要立张邦昌,就算汴京人民被迫同意,天下百姓也不会信服,四方豪杰必然纷纷揭竿而起。即使让张邦昌作为金国的藩属,也不会让金国得到安宁!”

金兵统帅认为他是宋朝的死忠之臣,绝不能留在故地,所以将他抓到军中,随同二帝北去。

当年,他读罢范仲淹的《伯夷颂》后,为伯夷叔齐的孤忠高风感慨不已,赋诗一首以抒己怀,诗曰:

高贤邈已远,

凛凛生气存。

韩范不时有,

此心谁与论?

宋高宗赵构建立南宋后的第四年,他从金国泛海而归,带来了徽钦二帝和宋高宗亲生母亲韦太后的消息。赵构大喜,第二天就将他任命为礼部尚书,第二年八月又升任宰相。